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和谈(那人怔了怔:“可与您是亲...)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温疏眉拗不过他, 只好多换了几人进来,一并小心翼翼地帮他更衣。接着她让人备了马车,马车套好, 她就亲自去寻了许多软垫垫在车中。

谢无伤势过重, 已无法自己走出府门, 更好衣只得由几个宦官一起抬出去。到了府门口, 他抬眸见外头的马车竟有两架,就皱了眉:“你不跟我进宫?要去哪儿?”他问温疏眉。

“跟你一起进宫。”温疏眉低着头,“车里坐不下, 咱们分开坐。”

坐不下?

谢无心存疑惑, 却没力气多问, 只得先上了车去。揭开车帘一看, 他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――车中四而连带车底都被她用垫子塞得厚实软和, 垫子又多选了质地蓬松的, 就这样占去了大半空间, 堪堪只够一个人躺在其中了。

谢无忍了笑, 领下她这好意, 安然躺进去。待得马车驶起来, 四周围的柔软果真缓去了大半的颠簸, 身上的伤没再遭新的罪。

只是有些热。

谢无自顾自地笑了声, 莫名想起很多年前在宫里受罚的时候,万般不适都是自己熬过来的。

他实在体力不支,一壁胡思乱想着,一壁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不知过了多久,马车似乎微微晃了那么一下, 他睡意昏沉,无心理会。

俄而又觉一只冰凉的小手抚在他额上, 接着就闻得低语:“督主还烧着,伤得又重……是睡过去了还是晕过去了都说不好。依我看还是回去吧,不论宫里有什么事,他现下……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tantanbook.com

(>人<;)